中文件资讯网_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商洛20余名家长给娃报早教班 课还没上完早教中心“人去楼空”

时间:2021-09-09 12:20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
2018年10月,刘女士消费1万余元在商洛运动宝贝早教中心为宝宝办理了会员卡,共计144个课时,店家承诺课时无时间限制,上完为止。但现在还有51节课未上完,店家却

  “早教中心今年一直没开门,娃还有几十节课没上完呢,前几天发现那块成了一个幼儿园。”近日,商洛20余名家长向华商报-二三里反映称,商洛运动宝贝早教中心(锦绣新天地)店铺关门,但小孩还有几十节课没上完,店主失联,房子也易主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反映:

  早教中心关门,数名会员剩余课程无法继续

  2018年10月,刘女士消费1万余元在商洛运动宝贝早教中心为宝宝办理了会员卡,共计144个课时,店家承诺课时无时间限制,上完为止。但现在还有51节课未上完,店家却关门了,并且早教中心也变成了幼儿园,易主了。

  “从去年年底直到现在一直没开门,刚开始我们想着受疫情影响,可能迟开几个月,但后来发现店关了,老板也联系不上了。”刘女士告诉记者,跟她情况类似的有20多个人,去年办卡的会员,有的甚至还剩100多节课都没上。

  


  根据刘女士提供的会员合同,华商报记者注意到刘女士是作为甲方,合同的乙方是商洛小怪兽幼教咨询有限公司,授课中心是商洛运动宝贝早教中心。协议中明确所报课程自第一次上课开始至两年四个月内有效。也就是说在2021年2月中旬之前,合同都是有效的,期间课程上完为止。

  而另一位家长提供的协议书上,报班时间是2019年6月下旬,课程有效期为1年2个月,同理在2020年8月下旬之前均有效。但并未到时间,课也没上完,早教中心就关门了。

  记者多次拨打该中心电话,均无人接通。

  


  早教中心变成了幼儿园。

  调查:

  没有政策明确,早教机构监管存在空白

  8月11日,华商报记者就刘女士反映的情况联系到了商洛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称此事可向教育主管部门反映,一些教育机构正常营业,除过工商备案登记外,还需要在教育主管部门登记获得许可才可以。

  接着,记者联系到了商洛市教育局,工作人员称主要还是要看早教中心后者幼教咨询公司的证实哪里批的,谁批谁管。但是就这个早教机构具体谁来许可、谁来批复、谁来监管还没有具体的办法,这方面是存在缺失的。

  现在对于校外培训机构,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需要经过许可才行,建议记者可咨询一下商州区科教体局,看早教这块是否有相关规定。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商州区科教体局,工作人员表示,早教机构的孩子一般3岁以下,这一阶段主要是以保育为主,按照国家政策规定,是归卫健局来负责备案登记的。

  接着后,记者又咨询了商州区卫健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里提到的早教是指家长带婴幼儿到早教机构上课,一般都是一两个小时,这不同于托育机构(俗称托儿所)。再者对于托育机构,卫健局也主要是对场所、从业人员的卫生、健康等情况进行监督管理。因此,早教机构的监管不属于卫健局负责。

  随后,记者查询发现,2019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明确,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由卫健委牵头,公益性的托育机构由民政部门审批管理,营利性的托育机构由市场监管局审批管理,三家共同监管。

  


  图片来源于网络

  建议:

  公司被吊销执照,只能走司法程序

  采访过程中,记者意外发现刘女士合同的的乙方——商洛小怪兽幼教咨询有限公司,早在今年6月30日因无正当里哟超过六个月未开业,已经由登记机关吊销了营业执照。那么刘女士等人的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办?

  


  手机查询截图

  从消费者退卡角度出发,记者拨通了12315,接线人员称,若是公司已经被吊销或者注销执照,那就和市场监督局没有关系,建议走司法程序,或者也可咨询当地市监局看之前是否有人反映过此事,可并案处理。

  根据工作人员建议,记者联系到了商州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但遗憾的是该局此前并未收到过任何关于该公司的投诉举报。

  随后,记者就此事咨询了陕西秦南律师事务所徐超律师。徐律师表示,这种情况建议走法律程序解决。但需要区分情况,若幼教机构性质属于个体户,可以起诉个体户的经营者;如果属于合伙企业,可以起诉合伙人;如果属于企业法人,可起诉法人股东、发起人或出资人。考虑到受害群体较多,可以走集体诉讼。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