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件资讯网_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故乡的野菜

时间:2021-09-09 19:56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
故乡的野菜1用这么个题目,多少有些唐突前贤的意思,只是觉得好,就拿来用了. 这个节季,地里麦苗返青,各种野菜也正是颉颃互竞、头角峥嵘的时候.儿时生涯固然清淡,却

故乡的野菜

故乡的野菜1

用这么个题目,多少有些唐突前贤的意思,只是觉得好,就拿来用了. 这个节季,地里麦苗返青,各种野菜也正是颉颃互竞、头角峥嵘的时候.儿时生涯固然清淡,却还不至于贫寒,是以吃野菜的时候,算来,也是有限.有限的记忆在岁月的荡涤中越发清晰突兀,反倒是当日生活的常态,于今回想,总觉得有些模糊嗳昧,无从辨识了.生活的主次好坏原无一定,推衍来说,人世的起伏升沉也是一样.这么想着,无论是远处的青山隐隐,还是眼前的屏幕键盘,都是可欢喜的存在,足以让人展眉解颐了.

作 者: 常常 作者单位: 刊 名: 绿色中国 PKU CSSCI 英文刊名: GREEN CHINA 年,卷(期): 20xx ""(9) 分类号: 关键词: 故乡的野菜2

  作文于是我用了点,只听“喀嚓”一声鸡蛋破了,蛋清流了出来,我马上用碗接住;850字作文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真的吗。多少人为他牵肠挂肚。今天有太多收获了!圆圆的月亮就像一个老奶奶,小星星就像小朋友,老奶奶给小朋友们将好听的故事,他们可高兴了。我相信,只要大家携手努力,随着祖国你的日新月异的发展,我们的家乡也一定会飞翔的更快、更高。

  然而,走过的地方多了,我们播撒的珠子也慢慢多了。暮然回首,有一天你会发现,你身后有无数晶莹剔透的“小精灵”跳动着生命的乐符。在你无意识或有意识的一个个去回忆,去品味之时,你已把她们串起来了,是无数个小生命紧紧的联系在一起,闪闪发光,无形间创作了人生最优美的散文。

  周作人先生的历程也可以说是一篇耐人寻味的散文,他人生散文的优美在于他善于发现,善于回味。即使偶尔思想如挣脱了束缚的野马奔阔在广阔无垠的大草原上,但他毫不迷茫,能够让狂放的思想停滞在昔日的一幕幕,扑捉曾经的乐趣。正如他在《故乡的野菜》一文中,他能让狂放已久的思想停留与故乡的一幕幕,甚至小到故乡地域野味的气息。如文中所提到的“野菜”,包括“荠菜”“马兰头”“黄花麦果”“紫云英”等等,从文中也可以看出,周作人先生搬了几次家,按理说走过的地方太多,目历也就更多,至于那些小到地方的野味儿也就自然的经不起岁月的蹉跎,时间的淡忘。但周作人先生从人生历程中找回那些播撒已久的珠子,并去慢慢的品味,与其说他在记忆中品尝野菜的味道,不如说他在记忆深处品尝故乡的味道,在记忆中触摸,汲取故乡的气息。

  即便是作者后来又看到了,且品尝到了如同故乡的野菜,但他总是觉得没有昔日的味道,总感觉眼前的野菜不如家乡的野菜,而且,最令作者刻骨铭心的是野菜的吃法,甚至枥枥在目。或许,我们可以说讲究吃法也是吃家乡的人文气息,那股人文味儿,给作者灵魂深处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其实,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我相信,我们都是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家乡的人文气息,每个人的记忆深处都有家乡的烙印,每个人走过的地方也都留下了些晶莹剔透的珠子,只是我们缺少一颗善于品味的心,缺少那份对故乡一如既往的眷恋。留在我们身后的,是一些零零散散的珠子独自发光。

  时而回首一下走过的路,拾起一路播散的晶莹剔透的珠子,感受着生命的乐符,小心的把他们串起来,串起人生最优美的散文。

  手心上的生命多了,自然就更容易被摔碎,让我们抓紧手心上的每个小精灵吧,有一天,我们会发现,原来我们拥有很多。

故乡的野菜3

  很喜欢听爷爷讲从前老掉牙的故事,故事里的事对我来说可都是新鲜事------

  爷爷说,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出生的江宁人,对野菜的记忆是永远都忘不了的,像马齿苋、婆婆丁、水芹菜、榆钱儿……每个人能如数家珍说出一大串名字来。

  那个年代,家家户户生活贫困,做饭的时候都将野菜和地瓜、南瓜等粗粮放到一起煮,记得一句话叫“一锅粥,半锅汤,还有半锅野菜香”,就是十分生动的写照。

  那时候,爷爷家里兄弟姐妹多,粮食少,根本不够吃。为了填饱肚子,奶奶常常带着他们,每人背一个小竹篮,到附近的山上去挖野菜。

  春秋季节去山里挖野胡葱,是当时特别好玩的事情。胡葱和小葱、大葱都不一样,它的根部很像大蒜,根藏得很深,但香味和辣味更重。而且,胡葱和各种草木混在一起,要找到它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要颇费一番工夫,所以能挖到胡葱就感到特别的高兴和满足。为了能挖到更多的胡葱,他们常常会满山跑,兄弟姐妹几个还互相比赛,看谁挖的多。回到家,奶奶会将它们洗干净,然后晾干,再用盐腌上。吃饭的时候,把它当咸菜吃。

  其实,别看挖野菜时挺好玩,等到吃野菜时就十分痛苦了。因为天天吃它,野菜的香味早已让人反胃。饭是榆钱或者是婆婆丁加上一点糙米做的饭,吃的是胡葱腌的咸菜,那种难以下咽的感觉真是让人难以忍受。而且还吃不饱,一会儿就饿。为了能吃饱饭,奶奶又变着法子,有时做野菜饼,有时做野菜糊。那时候,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如果有一天,能吃上一顿没有野菜的大米饭,该是多么幸福啊!

  后来,分田到户之后,爷爷家里的生活渐渐好了起来,粮食不仅够吃,而且还有积余,再也不用满山遍野地去挖野菜了。每天吃饭,都像过节一样做一大桌子菜,鸡鱼肉蛋,样样都有。那种吃野菜的艰苦日子渐渐地离他们远去了------

  可近几年,我告诉爷爷一个惊人的发现,爷爷故事中讲的野菜不知什么时候又悄悄地回到了人们的餐桌上了。在菜市场,卖野菜的摊点很多,品种也很全,很多人在买菜的时候,都爱挑选一些喜欢的野菜买回家。一碗榆钱饭,一碗香椿炸酱面,那样的清香,能渗到骨髓里。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在街头巷尾,一些卖野菜饼、野菜馅饺子的店铺前,还常常会排起长龙。爷爷看到只摇头,感叹这世道变化太快!

  没过多久,我家也加入到当中了,为了让爷爷、奶奶增加食欲,经常要变换口味。(爷爷有高血压,医生说少吃肉多吃蔬菜,最好是野菜——绿色无公害)妈妈时常买一些野水芹菜,洗净切碎做成馅,包成馄饨或饺子,咬到嘴里,浓烈的清香扑鼻而来,说不出的美妙滋味。有时,也会用小火煨一锅野菜粥,浓浓的菜汁裹着稠稠的米糊,清淡而滋味绵长。爷爷、奶奶吃的满口余香,还说野菜吃过后只有甜味怎么少了以前的苦味儿?我和妈妈在旁偷偷地笑-----

  过去吃野菜,是因为穷,没有饭吃。现在吃野菜,却是由于生活富裕,让自己的餐桌重新回归自然,回归绿色。

  改革开放三十年,一样的吃野菜,却是多么不同的两种境况啊!真的希望爷爷的故事只是昨天的故事,我相信明天的故事会更精彩!

故乡的野菜4

  雨水过后是惊蛰。春风吹过,绿了依依杨柳,跟着就是万木竞秀、千卉争妍了。此时,小麦应该正在分蘖拔节,田间陇上各类野菜也应破土萌芽了。静坐书桌前,蹙一蹙额鼻,我仿佛又闻到了故乡田野里那野菜的的清香。

  春天,最早的野菜当属荠菜。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在田间地头、路旁沟畔,不经意间,会惊喜的看到荠菜已绿叶葳蕤了。以荠菜包饺子,蒸包子,那清香,妙不可言。吃荠菜,要趁早,一旦开花,就不可食用了,但赏荠菜花,也别有情趣。荠菜花,小碎白花,普通质朴,羞羞怯怯,虽然在群芳谱中籍籍无名,但是别忘了“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荠菜花,也有春天,她在春风里明媚、清新。

  品罢荠菜,接着就该尝面条菜、水萝卜棵和灰灰菜了。在田中的麦苗长得还掩不住喜鹊前,采择此等野菜最好,因为此时它们最翠嫩。若晚了,一起莛,一开花就老了。面条菜,顾名思义,其叶形如面条,颜色深绿。水萝卜棵,叶形似锯齿,颜色鲜绿。灰灰菜——雅称藜,在古诗文中常与豆叶“藿”连用,称作“藜藿”,颜色灰绿,其名字也可谓名副其实了。它们共同的特点是味甜,其中尤以水萝卜棵甜度最高。鲜嫩的面条菜、水萝卜棵、灰灰菜,经沸锅焯水,做凉拌菜,清新爽口;拌面粉做蒸菜,就蒜汁蘸辣酱,风味别具。最使我难忘的还是用这些野菜与面条、玉米面、黄豆一起煮的糊涂面条,既有五谷的馨香,又有野菜的清鲜,那滋味,美!如果再加上些芝麻盐,那就更美了。

  吃罢甜的,再品尝苦的。这苦的野菜就是曲曲菜和刺芽菜。曲曲菜,又名苦菜、苣荬菜,茎叶清苦,其根尤苦。刺芽菜,雅称小蓟,叶有小刺,稍微带点儿苦味。将鲜嫩的曲曲菜和刺芽菜经过焯水、侵泡,然后用醋和蒜汁伴食,气清口爽,败火去燥,清心明目。

  苦辣酸甜,人生本味。马齿菜正可满足食酸的需要。辣椒炒马齿菜,酸辣滑溜;马齿菜焙小鏊馍,酸香兼具;马齿菜伴野苋菜、扫帚苗烙菜馍,蘸蒜汁或辣椒,最是美味。

  地下野菜美,树上菜也好。春风吹,柳丝飘,柳穗嫩黄,正是吃柳絮菜的好时光。将嫩柳穗和柳叶先焯水,再浸泡,拌做凉菜,青鲜中透出淡淡的苦味,特别清爽。吃过柳絮菜吃榆钱和榆叶。榆钱串串黄,榆叶枝上青。榆钱榆叶做菜,濡滑清香。要论香,还是吃香椿。香椿分红香椿和青香椿,二者相较,红香椿香气更浓。香椿以头茬最好,因为经过一冬的养料储备,品质最好,最嫩最香。至于二茬香椿,不仅口感发柴,香味也差多了。香椿做菜,一般有腌香椿和香椿炒鸡蛋。春意老,夏天到。春末夏初,洋槐花一嘟噜,一串串的满树流。摘一串尝一尝,满口流蜜。槐花蒸菜,清甜适口……天地无言,至德广被,谢谢大自然的恩赐!

  “咬得菜根,百事可做。”野菜是极普通的,不被人重视,但它们又是最坚韧的,从不选择环境,荒野瘠地,一样蓬勃生长。细想来,野菜之对于人类,恩惠至大。千百年来,多少灾荒年,不知有多少人曾靠其果腹充饥,保全了生命。百姓如此,圣贤不免。唐尧因食“藜藿之羹”,而彰其与民同甘共苦之大德;孔子厄陈蔡,虽无粒米,而因其有藜藿可食,方能七日弦歌不绝;伯夷、叔齐因采薇而成就其不食周粟的节操与高名。“采薇采薇”,远古先民的风雅;“一杯藜粥茅亭上,卧看南山飞白云”,旷怀诗人的野逸。野菜,天地之华!采野菜,沐春风、观白云、踏青歌、嗅野芳,乐在其中。食野菜,可以强身健体、祛欲养德,散抱抒怀,陶性怡情。

  故乡的野菜,我的童年,我的少年,我的梦;绿影眼前摇,清香齿间绕……

故乡的野菜5

  古人老早就有“肉不如蔬,蔬不如野蔬”的说法。因为野菜贴近自然,营养价值还很高。明朝有位叫王磬的散曲作家,甚至写了本特别的书―――《野菜谱》,其中收集的野菜名目多达52种。周作人和汪曾祺的同题散文《故乡的野菜》,里面谈到荠菜、鼠曲草、草紫、枸杞头、蒌蒿、马齿苋、莼菜等,这些过去大家不爱吃的土味野菜,如今翻身一变,成了饭店里畅销的特色菜。

  幸运的是,我从小生活在大山深处。春天里,故乡大大小小的山野,就是一座天然的大菜园,各种各样的野菜露出了嫩绿的枝芽。趁这时,爸爸妈妈就会带我上山寻野菜、认野菜、挖野菜。立夏一到,野菜大都销声匿迹了,它们是属于春天的。

  所有的野菜中,我最爱野葱。五月初,是野葱刚刚长出的时候,它大概有手指粗细,高度从几厘米到十几厘米,可以说是家葱的微缩版。它们一般在草丛中伸展着几片绿叶,不细看,难以从普通的草中分辨出来。它们的叶子更宽、颜色更深,上面还有些条纹。轻轻地,把一个个白玉般的葱头拔起来,拍去泥沙,嗅着略带辛辣的新鲜气息,温柔的春天似乎突然间有了别致的个性。野葱遍布在草丛中,分布虽然不密,但是方圆两米内应该有一两株,只要勤快,不一会就可以摘够自己吃的。野葱最适合炒鸡蛋和腊肉,带有一种淡淡的香,它就像那些鲜明的配角,戏份虽少,往往却抢尽了满桌的风光。大葱与它相比,显得些许粗俗;家葱与它相比,又少了几分温婉。守着母亲切葱,闻着野葱特有的味道,绵绵长长的母爱也点点滴滴留在心头。

  采野菜时,最开心的莫过于扯野笋。春季里,大雨过后,山地里冒出大片大片的野笋。它们大若两三根手指粗,小的铅笔杆那么细,顶着绿油油的笋叶,就好像童话里戴着尖帽的小矮人,东一个、西一个,偷偷地躲在簇簇草丛中。要想找到它们,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必须弯着腰、瞪大眼,像巡逻兵一样搜索。拔笋时,觉得自己特有成就感。野笋剥去笋壳,笋肉以白嫩的为佳,青白色的略差。妈妈把笋切碎,炒肉丝,放点葱花,称得上佳肴呢。

  坡上、路旁、沟边,都能看到蕨菜的身影,杆子挺立,茎呈翠紫色。采摘时去除枝叶,只取直根。洗净后,放入热水烫过再下油锅,加酒糟等佐料烹炒,嫩滑鲜美。炒蕨菜,是我们家饭桌上的一道常见菜,这得益于妈妈的手艺。她总是把蕨菜晒干收好,这样可以吃上半年。晒干的蕨菜没了青涩味,味道更加浓郁,用“五花肉”烹饪,味道真棒,不愧为人间美味!如今这蕨菜,已经成批地涌入城市的市场里了。

  难忘故乡的野菜,它们没有大棚里种植的蔬菜鲜艳,但是它们带给我的惊喜和回忆,却是家常蔬菜所不能给予的,那是留在记忆深处的回忆,飞进大自然怀抱的那种美好感觉。

故乡的野菜6

  春天来了,人们到家乡游玩,多喜欢去山庄野外就餐。青山秀水悦人心性,那刚吐芽还带着泥土芬芳的新鲜野菜,更是让人眼前[文秘站:]为之一亮。走进山间的草棚架下,尚未靠近饭桌,闻到野菜那诱人的清香,心早已醉了,不用什么佐料,从山间小溪流淌的清水里洗一下,放入口中,整个身心都融入了田野,融入了大自然。

  若有兴致,三朋五友,带上小铁铲、竹篮,踏青山坡,呼吸着温煦的阳光里乡村田野所特有的气息,哼唱着欢快的《乡间小路》,一会儿,竹篮就满了野菜。故乡就是故乡,融入这春风、阳光、青山、野菜的画卷里,曾经埋藏着的遥远的乡村记忆和思念便都鲜活了起来。

  故乡的野菜象童年那优美的歌声,一串一串。荠菜、苦菜、菇渣菜、人兴菜、灰菜、山韭菜、苜蓿、马踏菜、蓬毛衣…..许多、许多。以上均为我所食过,挂漏必多。荠菜是最早上饭桌的。童年时,记得,春风刚起,正是"草色 ,唇次"的季节,我们抖擞精神,提了篮子,带上铁铲,来到山坡、田边。走近了,会惊喜地发现,还枯黄的荒草里已掺杂了青青的荠菜。它们那单薄的身躯,正冒了微寒的东风,拥挤着、嘻闹着赶春来了。于是,大家你呼我唤、热热闹闹地涌上前去,弯腰挖采。那情景,在我的记忆中清晰如昨。

  荠菜,耐寒力强,野生于田野,具有朴实、生命力强的品格。田边、地头、蒿草丛里,它都能顽强的生长,它从不占好的土地,那些贫瘠、不为人看中的荒地野坡才是它的去处。一点阳光,一滴水份,一缕春风就足可以生存。有时你带土刨出一颗,根茎上的土竟是粉末一样干细,它却还是青翠着。我不知道它是靠什么汲取营养赖以生存,是日月之精华 ,或是大地之灵气 ,荠菜性凉,味甘美,做出菜来微辣、清香爽口。家乡的做法一般是将荠菜清洗干净,去掉根部,调入蛋清和面粉、精盐、放油煎荠菜饼,这样煎来不失原味,又当饭菜。炸荠菜、凉拌荠菜则是下酒的佳肴。家乡人用来包荠菜水饺更是上乘的吃法。吃惯了白菜、芸豆、萝卜等家菜水饺,若能吃上一顿荠菜水饺,那真是你的福气。辞海上介绍,荠菜全草含荠菜酸、生物碱、氨基酸类营养成分,有凉血止血的功能,近用治肾炎、乳糜尿等。多食,不仅让你细致地领略了野味,更有其药用价值。

  几乎与荠菜同时返青的是苦菜,童年时,看电影《苦菜花》,听那首"苦菜花开遍地黄,受苦人何时得解放"的电影插曲,从大人们那里懂得了旧社会受苦人的日子似苦菜一般苦。幼小的心灵上对这普通的野菜便生了几分厌恶感。后来,随了年龄的增长,父辈们告诉我,春天易上火,吃苦菜可清火。有时害牙疼,便去屋后山坡上采些来吃,对它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感受。读的书多了,方知原来它还可入药。有清热解毒、凉血的功能。尔雅云:"荼,苦菜也。生于寒秋,经冬历春,得夏乃成。叶似苦菊而细,断之有白汁,花黄似菊。"它一般春夏间开花,全部为黄色舌状花。我国各地普遍野生。食用,一般是清洗干净,带根清沾甜酱。初尝,微苦,沾了甜酱入口咀嚼,那滋味,口中有若含了薄荷的清香,提神爽口。

  人兴菜、灰菜、蓬毛衣、菇渣菜,要来的迟一些,这四类野菜,一般用麻汁、大蒜,放盐、味精作凉菜拼盘,可谓色香味具佳。人兴菜、灰菜也可做炒菜和用作家乡人常吃的小豆腐,先将豆粉用醋点浆成小豆腐,再用葱、姜炝锅,放入野菜,吃来特别清鲜。

  故乡的野菜很多,吃法亦不同,如果你吃厌了油腻荤腥,不妨到我的家乡,来一趟绿色饮食之旅。

故乡的野菜7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农村由于经济落后物资缺乏,人们的生活水平非常低下大家都过着风藏露宿粗茶淡饭的苦日子,一年到头来有好多家的粮食都不够吃,因此更不用说能吃上各色各样的时令蔬菜了。然而我的故乡的那些聪明能干勤俭持家的广大农村劳动妇女们,却用一双双充满智慧的双手利用当地丰富多样的野生资源,从一望无垠的田野里山坡上沟壑旁,挖来一筐筐新鲜多样名目繁多的各种野菜来,然后拿回家别出心裁的做成一道道爽滑润口野味十足的美味佳肴,端到热气腾腾的餐桌上为我们贫穷苦闷的生活带来了无数欢声笑语和甜美无比的回忆。

  记得我小的时候由于弟兄姐妹多,每年打得粮食总是青黄不接不够吃,因此日子总是过得捉襟见肘紧巴巴的入不敷出,为了我们弟兄几个尽量吃的暖一点饱一点,为此一向心灵手巧勤俭持家的母亲可花了不少心思。每到翌年开春的时候,母亲就会快着篮子到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四处搜寻可以食用的野菜,然后采集满满的一箩筐拿回家里摘洗干净,做成不同花样的菜系以丰富我们简陋依旧又缺乏新意的餐桌。

  农历二三月份的时候,一场春雨下来地里墒情十足,这时候故乡一望无际的田埂上,沟壑旁就像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聚宝盆似得到处都一骨碌的冒出无数水灵灵鲜嫩嫩而且数也数不清的各色野菜,像叫什么花花菜,银钱菜,地区乱,水芹菜,还有圆叶菜野小蒜山韭菜等等好多我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的野生蔬菜,真可谓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看得人是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

  小时候往往由于自己一个人瞎逞能想帮助辛苦劳累的母亲分担一下忧愁,于是经常和一帮年龄大小差不多的小朋友们,在一个风和日丽或春光明媚的日子里,快上自家的竹篮子和大伙一起到一望无际的田野里采摘蔬菜,一路上大伙那是有说有笑非常热闹,就在欢快祥和的气氛当中不经意之间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绿意盎然春光无限好的田野里。

  到了地里大伙一窝蜂似得四散分开,凡是看见绿油油的芽菜类的植物,就争先恐后你追我抢的拔出来装进自己的篮子里,要不了多大一会儿的功夫大家各自的篮子里就会很快挖集满满一篮子的各种野菜,然后大伙又前呼后拥蹦蹦跳跳的往家里飞奔而去,为的是希望回到家以后大人看见这满满一篮子的辉煌战果而夸奖一番。

  哪料想母亲每次看过以后总是略微把眉头一皱然后流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儿时的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篮子里装的大都是一些不可食用的草类植物,能食用的却往往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刚才还兴致勃勃欣喜不已的内心不免乌云遮天失落一番,这时一向宽厚仁慈和蔼大度的母亲就会极力的安慰我:“嗯,不错不错,都能帮妈妈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了,俺娃儿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这时的我才会转怒为喜破涕而笑,一下子又变的活蹦乱跳,精神头十足的跑到外面和那帮儿时伙伴们玩耍游乐去了。

  在我的记忆里曾清楚地记得母亲一般都是利用劳作休息的间隙或者午间回家做饭的路上采摘野菜,顺手之间也就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午餐和晚饭所需用的蔬菜也就全都有了。那时候最常吃的就是漫山遍野的花花菜和苋菜,在家里把采摘回来的野生蔬菜先去根洗净,扔掉那些腐烂变质和叶黄龄长的老叶子,这时往炉灶里塞一把柴火烧半锅热水来,然后把刚才洗摘干净的野菜放在滚水里烫一下,据母亲说这样是为了去除菜叶上的土腥气,等一会儿不管是下面条直接放到锅里生用,或者是下锅油炒都不会有异味,这样吃起来才会原汁原味最大限度的品尝到她原来独有的迷人味道。

  由于地里野生的蔬菜多的是,于是母亲就把多余的蔬菜过水戳干,然后凉嗮在院子里通风向阳的地方,等完全干透以后再收集起来存放到屋里,等到了冬天或者来年开春青黄不接或者家里有了远道而来的客人没有蔬菜可用之时,这时储藏已久的各样野菜就成了英雄有用武之地的香饽饽。

  母亲把包裹完好的干野菜叶子用滚水一烫,原来缩小变形的的野菜立马就会水分饱满肚皮鼓鼓的迅速膨胀恢复到先前的样子,这样一来等一会儿招待客人用的午餐也就不用担心了,一眨眼的功夫一锅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的人间美味就又新鲜出炉静等着大伙和客人一起来狼吞虎咽尽情分享这人世间少有的美味佳肴了。

  这些野生的蔬菜不但可以煎煎炒炒,而且有时候母亲还别出心裁的把这些野生蔬菜和面粉用水和匀以后搅拌在一起放在笼屉上蒸熟来吃,也是别有一番难以言表的清香美味。有时候做成鲜嫩爽滑的包子,或者用来烙馍的时候 做卷菜,就像今天的鸡蛋饼似得加一些生菜在里面,都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不但增添了观赏欲还会激起你饥肠辘辘的强烈食欲,让你忍俊不禁,尽情享受。此外有的时候还把这些过水戳干了的各色野菜剁碎做包饺子的馅料,然后心灵手巧的摆满一桌造型不已形态各异而味道也不尽相同的各色风味的水饺,也是餐桌上人见人爱争相选择的一道亮丽的美食风景线。

  小时候饥肠辘辘的我们好不容易看见热气腾腾的饺子上桌,就忘了手足之情的你争我抢,有时甚至为此不惜大打出手,而此时还在厨房忙碌的母亲就会飞快的跑过来笑声说道:“看你们一个个那馋样好像是饿死鬼托生似得,来来来,别抢别抢都有份的放心吧够你们吃饱的。”说时迟那时快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就又在母亲那充满慈爱和关怀的吆喝声中端上桌了。

  不只是农田里才有野生的蔬菜,在我家门前的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畔,也有两种可以食用的美味野生蔬菜,那就是用来当 就饭吃的水芹菜,把采集而来的 水芹菜剥洗干净以后,放在一个瓦制的罐子里放上油盐,味精等调味品来回的搅匀,然后盖上盖子等过两天调味品全部与水芹菜溶解在一起了,一坛色香味俱全的上好腌菜也就浑然天成静候出坛了。

  而且就在缓缓流动的水面上也有一种圆形的野生蔬菜我们通常都叫他圆叶菜也是可以随锅下面条用的,不管是哪一种野菜都有他独特的味道,总是让人百吃不厌,甚是想念。

  此外远处的山坡上还有野生的调味品那就是野生的小蒜以及野生的韭菜,小蒜可以用来捣碎做成调面条的汁液,韭菜不但可以做菜吃还可以包成味道鲜美的饺子,无论是哪一样野生的蔬菜都给当时饥肠辘辘,食不果腹的我们这些穷人家的孩子带来了无尽的味觉盛宴和甜美无比的精神享受。

  如今虽然一年四季都能吃上各色各样的时令蔬菜,但却远远不能和那些饥荒年代给我带来食欲和甜美感受的野生蔬菜同日而语相提并论,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机会再次品尝到故乡那鲜嫩嫩水灵灵而且还爽滑润口和野味十足的野生蔬菜哟!

故乡的野菜8

  深秋的一个周日上午,我和妻子回老家看望父母亲。妻子临时提议说:山坡上的野菜好吃,天气也放晴了,不如我们去剜一些野菜带到学校去吃,好吗 ,我说好啊,反正也无事,出去转转挺好的,就权当一次秋游好了。

  于是,妻子和我,还有老母亲做向导,我们一起去了山坡。我背着挎篮在前面走,婆媳俩跟随在我身后,有说有笑的。

  久雨初霁的故乡,天空格外的蓝。山坡上显得很空旷,没有了夏天的碧绿与浓荫。秋风吹过,落叶纷纷飘飞,如蝶似鸟,似乎在忙着传递秋的信息。漫山遍野的山菊花盛开了,这儿一丛,那儿一簇,竞相媲美,绽放一朵朵甜美的笑脸。

  此时,天高气爽,阳光朗照,我的心情也很爽快,很阳光。我回头征询,问妻子道:我们要剜什么野菜啊?她说:只要苦麻菜和油菜。我学韩国人说话,笑着用温顺的语气说:是。为夫遵命。

  对于这两种野菜,以前也多有食用。也记得曾百度过,比较了解它们。苦麻菜,又名苦麦菜、山苦荬,为菊科植物,生于山地及荒野,每年春秋两季都可采摘。其味辛、苦,微寒,清热解毒,含有铁、钾、钙、镁、锌、铜等多种元素,营养丰富。虽然有点苦,但经过加工处理,食用则别有风味。鲜嫩的苦麻菜,去根洗净,放在锅里烧开水浸泡一下,然后用香油、大蒜泥、凉菜调料凉拌,即可食用,无不促进食欲。以它入药,可治疗多种疾病。《神农本草经》说,苦寒,主治五脏邪气,厌谷胃痹,久服安心、益气、轻身、耐老。据说还可把它晾干,炒制成茶叶泡水喝,或炒肉吃。油菜,是往年曾种植过油菜的地里自然散落的种子而零零星星生长出来的菜,也深受人们喜爱。虽然它的医药价值也许没有苦麻菜高,但是将它制成酸菜炒着食用,的确比起苦麻菜好吃得多。可以炒菜吃,也可以用它来搅苞谷糊汤吃。这种野生油菜有一个特点,就是种过一次之后就不用种植,年年生长,满山遍岭。一般生长在熟地或二荒地里。民间传说昭君姑娘出塞前,曾采药,种下菜籽,并嘱连发连发连年发,所以野生油菜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不管怎么说,它们可都是农家饭桌上的一道独具特色的绿色食品,乡村的美味佳肴,具有很好的保健功效。

  故乡的野菜很多,远不止这两种。说起采摘野菜,就让我油然想起上个世界七十年代闹春荒的情景。那时候,我大概在上中学,家里有八口人,姊妹六个,仅靠父母在生产队里挣工分。自然人多粮少,就不得不忍饥挨饿了。每到春天,就会闹饥荒,揭不开锅。此时,母亲就引我们姊妹几个上坡采野菜或挖山药蛋、挖黄姜、挖洋姜充饥。记得我们曾采过茵陈蒿、蕨菜、马齿苋、水芹菜、刺芽菜、指甲菜、野蒜苗、蒲公英、山蘑菇、韭菜等野菜,或做菜,或搅野菜糊汤,或做成饼。有时秋天下过连阴雨后,也四处采集地皮子(或称地衣、地木耳)回来炒着吃。当然,今日之剜野菜与往年大不相同。往年实在是生活所迫不得已而为之,而今日是为了改换口味、调节生活、保健身体,更是为了居安思危、忆苦思甜不忘本。

  我们三人并排搜索式向山上找野菜,从山脚下一直寻找到半山腰,可是所见的野菜并不多。母亲说不久前被人寻过了,我们就又去了另一面山坡。换了个地方,果真野菜多了。我们剜野菜的兴致随之提高,不到一个小时,我的挎篮就被野菜塞得满满的啦,背在身上感觉沉甸甸的。再看看母亲和妻子,她们带的塑料袋子也装得很满了。走到她们跟前,我说:已经剜得不少了,打道回府吧。我们就此收兵回家。

  回到家里,泡杯茶喝。稍事休息之后,母亲说她开始做午饭,饭后再烧开水烫野菜。我和太太就赶紧下河去洗野菜,因为下午我们还要赶回单位去上班呢。

  故乡的小河哗哗哗地流淌着,依然唱着欢快的山歌,似乎在欢迎我们这两位远方归来的游子。河水还是那样清亮迷人,一尾尾小鱼纷纷来到我们身边,不停地与我们打招呼,做着种种亲昵的举动。

故乡的野菜9

  在他乡的日子里,我的心上长满了思念,写下故乡的点滴,以此祭奠消失的故乡……

  ——题记

  一、故乡的野菜

  如今野菜竟然开始种植了,而且是种在塑料大棚里,逻辑有些逆转。看着一棚又一棚的荠荠菜,我心里五味杂陈,这是时光倒流,还是怀旧,郁郁葱葱的荠荠菜,在这个出口气冒白烟的冬日里,如一缕春色,映照着那时的岁月……

  故乡丹江连年涨水,日子过得薄凉,父老乡亲们多以野菜裹腹。我这一生只要还有记忆,能想到的就是那些数之不尽的野菜了。

  刚刚能挎动篮子的'时候,我就跟在母亲或者村里大婶大娘的身后,看着她们用镰刀割掉一棵一棵的野菜,就像课堂上的老师指着黑板一个字一个字的教。

  “牤牛疙瘩”这是一种野菜名称,村子前边的寨坡上很多,它们生长都是一大片一大片,不会单独生长,一簇一簇的,和荠荠菜大小差不多,就是叶子有分别,叶子小而圆。这种野菜的根是黑色的,所以挖这种野菜很费事。

  挖出来后,要一棵一棵地把根给彻底削平了,要是带有一点根,也得用指甲把根上边的黑色给扣掉,直到全部是白色为止。这种野菜很好吃,叶子光滑,在大锅里煮熟,放进大缸里斡酸后,和红薯叶的味有点相似。

  由于“牤牛疙瘩”好吃,所以每年春天待它抽枝发芽时,寨坡上便蹲满了挎着篮子的女人,她们像是不约而同,也像是在赶赴一场约会,为了家里的烟囱能冒烟儿,你争我抢,在山坡上忙碌着。

  还有一种野菜叫“红萝卜英”。这种野菜不挑环境,沟沟坎坎都能生长,和家种的红萝卜英十分相似,唯一不同是野生的有韧性,入口不够柔和,所以为了入口不扎嘴,野生的红萝卜英我们都是蒸着吃。野菜洗干净后,放在篦子上蒸,菜上边撒上一层苞谷面,待闻到一股蒿子的味道冒出锅沿,便可以掀开锅盖,用筷子拌蒸熟的红萝卜英,直到把包谷面融合在一起,然后浇上提前用石臼搉好的蒜汁,滴上两滴香油,那香香的味道,沁入心脾,回味绵长。

  “面条菜”,生长在小麦廓里。长得很肥实,叶子粗扁,捏着在手里瓷实,挖起来有一种踏实感。我一直认为,在岁月的长河里,故乡的人缺少的便是这种踏实感,因为我们知道迟早有一天这个故乡是会消失的,所以在丹江边生活我们就像一片片无根的浮萍。

  “面条菜”长得像面条,却没有面条的味道,咬一口满嘴绿汁。这种野菜乡亲并不爱吃,那种绿汁让人想到牲口吃草时嘴角流下的哈喇子。

  有时候,大家宁愿吃带刺的“刺芥芽”,也不愿意吃“面条菜”,那满嘴的绿汁让人不敢恭维。

  “刺芥芽”,提起这种野菜,感觉嗓子都是刺,从来没有一种野菜能像它那样,无所顾忌地生长,满坡满地都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尽管不是说它,但是这刺芥芽也是对得起这首古诗的。

  要吃“刺芥芽”,必须尽早下手,从它冒头露出地面开始,我更喜欢露出半截脑袋的它,这个时候的刺芥芽,浅黄,娇嫩,叶子边沿的刺就像毛绒绒,也只有这时候的刺芥芽最鲜了。

  镰刀挖进泥土,连根挖出来,其实,这会它是没有根的,挖出来的都是嫩白的叶子。实在没有菜吃的时候,即便它开花了,乡亲们也照样吃,一只手捏着刺芥芽的花骨朵,一只手从上往下捋,捋下去,一把叶子便攥在了手心里。一筐筐一篓篓拿回家,放在尺八大锅里煮熟,捞出来丢进齐腰的大水缸里,压上一块大清石,两天过去后,一缸酸菜就出炉了。

  最神奇的是,这“刺芥芽”还有止血功效,谁的手不小心被镰刀割伤流血了,掐一把刺芥芽放在手心,两只手捂着揉,揉成一团,然后把那软软的带着液汁的刺芥芽放在伤口处。真是神奇,不一会儿,流血就止住了。

  “钩钩秧”,学名很多,虽然那些名字看起来很有雅趣,但是我更喜欢“钩钩秧”。这种野菜陪伴了我整整二十年。不是割回家人吃,而是当草喂猪、喂牛、喂羊,鸡鸭也喜欢吃。

  “钩钩秧”叶子光滑,像小型的红薯叶子,拿在手里都是柔润。也爬秧,像是小型的爬山虎。花儿像喇叭,粉色的,白色的,很美丽。在乡村“钩钩秧”是最多的野菜,它给乡亲们带来了无尽的希望,因为有了它,人和牲口都有吃食了。那日子,那岁月,便有了盼头。

  “水莴苣”长在水里,村前的小河里很多,我们经常脱了鞋子弯腰在水里,镰刀在水里割着,“哗啦、哗啦”声音很大,听着这个声音,在这空寂的天地里莫名就有了一种落魄感。我想,如果肚子不很饿的话,谁也不愿意挥起手里的镰刀来割它的。

  “黄黄苗苦连根,啥子没有姊妹亲。”二娘挖“黄黄苗”的时候,老爱说这句话。生活告诉了我,除了父母,姊妹便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何为手足,姊妹便是。

  苦阕子、马食菜、野生的薄荷、土苋菜、紫藤……故乡的野菜,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结果,一片汪洋,把它们全都给淹没了,我该怎样再去寻找它们的踪影……

  二、故乡的炊烟

  炊烟的根在乡村,乡村的魂在炊烟,炊烟是乡村生活的特有标志,有炊烟的地方就定会有一枚或大或小的乡村,静静地卧在那里,我的故乡也就是其中的一小枚,它曾经静静地卧在丹江的岸边。

  那时候,屋顶的烟囱冒出的是黑乎乎的烟。如果不是故乡已经被连根拔起,我定会回去拍一张烟囱的照片,让迁徙他乡的故乡人看一看光阴的变迁。

  故乡,尽管是土坯房子,但是规划整齐,这是“后靠”的功劳。我认为,每一次搬迁,都是一种进化,至少是从无序到有序。

  中国人建房子讲究风水,一般都坐北朝南,村庄也不例外。有趣的是,我们那里的人修锅台也讲究风水,基本都选在东间。所谓“民以食为天”,食在先,东为大,所以锅台都修在正房。

  锅台,家家基本垒三个锅灶,一个大的放尺八锅,一个中型的放尺六锅。大锅在内,中型靠边,两个锅挨在一起,在尺八锅的后边位置,还有一个小锅,这个小锅的作用是热水,也算是一个摆设,在小锅的后边便是烟囱了。

  早期的烟囱是土坯垒的,土坯块头大,烟囱呈四方形的,从下朝上垒,得在屋顶扒个洞垒、揭几块瓦。烟囱的顶端的四方口,还要横着放一块,把一个四方口子一分为二。

  小时候贪玩,和村里的伙伴满村乱窜,根本就没有时间观念,辨别是不是快晌午了,就根据烟囱是否冒烟儿来判断。玩到一定时候,肚子会饿了,小伙伴们会提醒:“哎呀,你家的烟囱冒烟了,你妈一会儿就要喊你吃饭了!”哪个孩子是不是该回家了,烟囱就是时钟,抬头瞅一瞅屋顶的那根烟囱,它会准确地告诉你的。

  玩得起兴的时候,大人们准会说:“你瞅瞅,你瞅瞅,你家的烟囱在冒烟了,快麻利回家去吧,不然你妈找不着,要着急了!”烟囱就是妈喊孩子回家的的信号,肯定百发百中。看到这个信号,便撒开了脚丫子飞奔回家,气喘吁吁地站在热气腾腾的锅台边,等着妈盛一碗饭抵到手里,然后蹲在屋檐下狼吞虎咽吃起来。

  谁家吃好的,烟囱也会证明,烟囱冒出滚滚黑烟,那烟雾一股脑的往上冲,飞上高空和云合拢,说明这家在蒸大馍,锅灶里一定是架了树杈,这是硬柴才有的效果。

  谁家的烟囱一直冒烟,必定是来客了,不论咋说,也得炒上俩菜,哪怕是野菜也好。再穷,也不能怠慢了客人。

  谁家的烟囱冒白烟,那定是麦秸烧的,屋内肯定会很呛,因为烟都跑在了屋内,烟囱也就不拉烟了。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就得搭梯子上房顶疏通烟囱了。

  男人用一根绳子绑在一个青砖中间,然后系着绳子的砖头丢进烟囱里,砖头瞬间便重重地砸了下去,再给提上来,如此连续几次后,喊家里的再烧一把柴试一试,这时的烟囱肯定会冒出黑烟,屋内保准不会呛了。

  过日子就是读一本教科书,它教会了乡亲们很多实用的常识。

  我经常盯着家里的烟囱,如果看到烟囱一直在冒烟,就快跑回家,趴在门框上朝屋里瞄一眼。要是看到父亲正和不认识的客人说话,便顺着一边门框悄无声息溜了进去,再一溜烟钻进了厨房,自觉地坐在灶火边帮母亲烧火,母亲很是疼爱我,会从锅里正在翻个的油馍上掐下一小块递给我,我吃得津津有味的,吃完后一抹嘴,便主动替母亲拉起风箱来。

  油馍太香了,还有黄津津的壳儿,咬一口,满嘴葱香,我至今也无法忘记那油馍的味道。

  那一年,吃完最后一个馍,家里就没白面了,父亲便出去借。我和弟弟都饿了,就把母亲没有洗的蒸馍篦子拿了出来,那上边还粘着一点馍皮。弟弟用小手指甲给扣了下来,和我分着吃了,觉得好香好香。

  烟囱定时冒足烟,说明家里还有吃的,真到烟囱不冒烟儿,那就是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

  因为粮食少,晚上的一餐饭很多家是不吃的,所以我们在寨坡上放牛的时候眼睛便不时地盯着村子,如果谁家的烟囱冒烟了,便欢呼雀跃起来,知道能吃上一顿饱饭了;如果谁家的烟囱悄无声息,就知道肯定吃不上饭了,便从河边的泉眼里捧起水咕噜咕噜喝上几大口,再从路边的地里扒出一个生红薯,用泉眼里的水匆匆地洗了一下,就大口大口吃起来,也算是填饱了饥肠辘辘的肚子。

  艰辛酸楚的生活,让我对那一缕缕的炊烟产生了一种无比的渴望……

  故乡的炊烟里有着浓浓的亲情,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故事。

  故乡的炊烟,是最牵人的,那是母亲一声声深情的呼唤;故乡的炊烟,是最温馨的,那是一缕缕饭菜的香甜……

  无论我走多远,故乡的炊烟,都是我生命中最美的风景,都是我心中最温暖的记忆。

  袅袅炊烟,因家而生;炊烟袅袅,因爱而生。它是故乡人家的灵魂,是母爱深深的象征。它就像一根银色的丝带,一头飘摇在故乡的上空,一头系在走出了故乡的儿女的心上……

  那缭绕的炊烟,从丹江岸边的屋顶氤氲升起,它象征着那一个艰苦的时代,它维系着我儿时的快乐和幸福。多年后回望故乡,丹江还是丹江,只是家已经没有了,被淹没在了水下。搬迁到移民新村后,家家都住上了楼房,谁也不愿意在楼房里修锅灶了,生怕黑烟熏黑了洁白的墙壁。

  烟囱没有了,液化气灶、电磁炉代替了那冉冉升起的炊烟。消失的村子,成了我精神的负担,我无法诉说,也不知道该向谁诉说。烟囱是梦里的家,我想只要梦还在,烟囱也一直会在……

故乡的野菜10

  阅读下文,回答问题。

  故乡的野菜

  周作人

  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属,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我在浙东住过十几年,南京东京都住过六年,这都是我的故乡,现在住在北京,于是北京就成了我的家乡了。

  日前我的妻往西单市场买菜回来,说起有荠菜在那里卖着,我便想起浙东的事来。荠菜是浙东人春天常吃的野菜,乡间不必说,就是城里只要有后园的人家都可以随时采食,妇女小儿各拿一把剪刀一只“苗篮”,蹲在地上搜寻,是一种有趣味的游戏的工作。那时小孩们唱道:“荠莱马兰头,姊姊嫁在后门头。”后来马兰头有乡人拿来进城售卖了,但荠菜还是一种野菜,须得自家去采。关于荠菜向来颇有风雅的传说,不过这似乎以吴地为主。《西湖游览志》云:“三月三日男女皆戴齐菜花。谚云:三春戴养花,桃李羞繁华。”顾禄的《清嘉录》上亦说,“芥菜花俗呼野菜花,因谚有三月三蚂蚁上灶山之语,三日人家皆以野菜花置灶陉上,以厌虫蚁。侵晨村童叫卖不绝。或妇女簪髻上以祈清目,俗号眼亮花。”但浙东人却不很理会这些事情,只是挑来做菜或炒年糕吃罢了。

  黄花麦果通称鼠曲草,系菊科植物,叶小微圆互生,表面有白毛,花黄色,簇生梢头。春天采嫩叶,捣烂去汁,和粉作糕,称黄花麦果糕。小孩们有歌赞美之云:

  “黄花麦果韧结结,

  关得大门自要吃,

  半块拿弗出,一块自要吃。”

  清明前后扫墓时,有些人家——大约是保存古风的人家--用黄花麦果作供,但不作饼状,做成小颗如指顶大,或细条如小指,以五六个作一攒,名曰茧果,不知是什么意思,或因蚕上山时设祭,也用这种食品,故有是称,亦未可知。自从十二三岁时外出不参与外祖家扫墓以后,不复见过茧果,近来住在北京,也不再见黄花麦果的影子了。日本称作“御形”,与齐菜同为春天的七草之一,也采来做点心用,状如艾饺,名曰“草饼”,春分前后多食之,在北京也有,但是吃去总是日本风味,不复是儿时的黄花麦果糕了。

  扫墓时候所常吃的还有一种野菜,俗称草紫,通称紫云英。农人在收获后,播种田内,用作肥料,是一种很被贱视的植物,但采取嫩茎滴食,味颇鲜美,似豌豆苗。花紫红色,数十亩接连不断,一片锦绣,如铺着华美的地毯,非常好看,而且花朵状若蝴蝶,又如鸡雏,尤为小孩所喜,间有白色的花,相传可以治痢。很是珍重,但不易得。日本《俳句大辞典》云:“此草与蒲公英同是习见的东西,从幼年时代便已熟识。在女人里边,不曾采过紫云英的人,恐未必有罢。”中国古来没有花环,但紫云英的花球却是小孩常玩的东西,这一层我还替那些小人们欣幸的。浙东扫墓用鼓吹,所以少年常随了乐音去看“上坟船里的姣姣”;没有钱的人家虽没有鼓吹,但是船头上篷窗下总露出些紫云英和杜鹃的花束,这也就是上坟船的确实的证据了。

  1.本文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简要说说本文怎样运用对比手法的,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文中运用了大量的引用,试分析其起到了怎样的表达效果  ,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参考答案:

  1.通过记野菜,反映了浙东地区的民情风俗。

  2.浙东风俗与东洋风俗对比;黄花糕与“御形”对比,现在北京的果糕与儿时吃的相比;浙东紫云英与日本紫云英之比。

  3.引用俚歌谚语,表现对故乡淳朴的热爱,引用儿歌,增添文章的趣味,同时表现出对故乡的眷恋。(意对即可)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